“她叫燕婉珍,是我的远房表妹,你如今的继母。我在牢里的这两年,她一直有在打点,我没受什么罪,出来后知道她将秋秋照顾得很好,也给我老婆治了病。她挟恩要求我再策划第二次车祸……”

    燕婉珍听着手机那头的录音,脸色越来越白,直到听到“我会去自首,将当年的事情交代清楚,就当给我老婆孩子积德,我不能再错下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一抖,手机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哆嗦着捡起,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“你是谁?这录音完全是毁谤,他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他是没有证据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淡淡地说,“但他老婆有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你去找他买凶杀人的时候,你以为他老婆不在家?那时候,他老婆已经因为没钱治病从医院出院了。就在卧室里偷偷听你们说话,并且用手机录了音,还拍了照。如果不是确定这些,我干嘛找你?”

    燕婉珍冷汗淋漓,最后的心理防线都被冲破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,你想干什么?”她攥着手机,如同攥着救命稻草,“你想要钱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一声,“别紧张,我帮你不需要任何报酬。我只是刚好,也讨厌江词而已。”

    燕婉珍跑了。

    江词给江淸远打电话,叫他立刻回C市,挂了电话没多久,走出医院,老宅的保姆就打来电话说,燕婉珍收拾了很多行李,像是要出远门,开着车急匆匆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季夏的建议下,江词报了警。

    机场和高铁站纷纷封锁搜捕燕婉珍,他俩原本打算晚上出去约会,也没了心情,在回家的车上点了个外卖。

    “多事之春。”季夏叹口气,感叹,“这个高三过得格外漫长。”

    江词搂着她的肩,“可是这一年我重新遇见了你。”

    季夏闭眼,靠在他肩头,嘴角弯了弯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一年她有了江词,再多的烦恼也比不过这一件开心的事。

    牵着手沿着小区的石子路慢慢地走,两人又聊起了大学的规划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我们竟然有机会上同一所大学。”季夏说。

    当初他说要和她上同一所大学,她没当真,觉得是开玩笑。毕竟那时两人的成绩差距还很大。

    “可惜想学的专业不同,不能在同一个系。”江词看向她,“要异地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同一个学校不同系而已,哪里异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查过了,两个系之间骑校园单车都要十二分钟。”他没由来的委屈,“十二分钟,你在那头给我戴了绿帽子,我都要十二分钟之后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的。”江词追上去,从后面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季夏小小地挣扎了一下,他没松开,她便乖乖地让他抓着手了。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往前走,压根没注意到从进小区开始,身后就有人一直跟着。

    季小曼提着大包小包,在小区门口一下车就看见了他俩。

    本想叫住他们,谁知在她开口之前,她眼睁睁看见两人的手牵在了一起,有说有笑地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季小曼脑子当场懵了一下,随即心里涌起阵阵怒意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地跟在他俩身后,他俩一进电梯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