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思钺正坐在宽敞华丽的办公桌后,面前摆着几家公司的资料,思量一阵,又拿起GR的那份细细翻看。
    房地产开发已经在降速,投资比重也要控制,优质的实业资产始终不可或缺,宏远的发展目标早已转向,民族品牌的崛起无疑是一个绝佳赛道。
    贺氏鞋业坚持不上市,贺启已经婉拒了宏远的投资意向,不能运作IPO上市,价值就大打折扣。
    GR虽然已经上市,但品牌价值含金量很高,股价相当平稳,还没有经过资本炒作,也是最值得考虑的出手目标。
    除去市场占比高居不下的平价品类,在高端领域,Gray  Rabbit的女装品类也打出一片天地,硬是在一众国外高奢品牌里抢下了不可小觑的市场份额。
    GR是典型的家族企业,现任掌舵人司振鸿,虽然借了岳父家的本钱起势,却也绝对称得上材优干济、思虑恂达,能带领公司安稳地走过经济危机,一路发展至今,其个人能力可见一斑。
    GR这块肉分量可不小,不止肉肥,里面还有根硬骨头,如果吞不下倒有可能被噎死。
    凌思钺也有些担忧,这样胃口会不会太大了点?但是司振鸿年纪大了,过几年也该交班继任者,不如先会会司元昊。
    恰逢GR品牌创立叁十周年庆典,一个月后司家也要举办宴会,是个不错的机会,凌思钺搭了商然的请柬一道去参加。
    “商总没带女伴?”凌思钺见商然就独自去,索性直接上了他的车。
    “都带着你了,还要什么女伴?倒是你,好好的,去司家的宴会做什么,该不会是看上司家的大小姐了?眼光不错。”
    “真这么好,你怎么不去追?”
    “追女人只看对不对自己的胃口,可不看好与不好。”
    “瞎扯什么,我这见都没见过呢。”
    商然和凌思钺在路上互侃,简柠这边刚帮着司元晨检查完一些会场重要的布置,就被她拉去补妆。
    “这个腮红是不是再给她加点,能看上去娇艳一点,她这身太素了,看着冷清。”司元晨一边和化妆师商量简柠的妆容,一边和她啰嗦:“柠柠,今天是自己家的宴会,你随便玩,要是有哪个看得上眼的,我帮你介绍,看不上你就敞开吃。吃的东西准备得是真不错,不过这种场合,说话的多,吃东西的少,面子工程罢了,不吃也是浪费,待会儿我忙起来可能顾不上你,自己照顾好自己。”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说好几遍了,你放心去,我自己逛逛就行。”
    交待完简柠,司元晨就赶着去接待一些重要的宾客。忙着维持必要的人际关系,可是抬头望向二楼就会发现,有些人脉,司振鸿却是手把手带给了司元昊,光鲜的名利场,哪边都很热闹,这热闹却又不一样。
    “商总,别来无恙。”司元晨一袭酒红色的旗袍,镶了珍珠的梳篦发饰,端庄大气又不失美艳,看到凌思钺,不禁愣了一下,这么快就再见面,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这位是?”
    “哦,介绍一下,凌思钺,宏远投资的副总,今天可是慕名而来,想要一睹你芳容。”
    “玩笑了,玩笑了,宏远投资的金字招牌,在业内可是响当当,连我这个外行都得说句久仰大名。”司元晨笑着伸手见礼。
    一番握手寒暄,贺启携夫人虞敏娟姗姗来迟,打断了两人:“元晨啊,不好意思,来迟了。”
    “敏娟、启哥。”
    “诶,这不是凌总吗?怎么也屈尊来此,难不成是看上司家的宝贝了?”贺启约莫看出几分凌思钺的来意,话里带话。
    “司大小姐光彩照人,想来这排队的人肯定不少,我这就去队尾排上一号。”凌思钺恭维过司元晨,眼神就瞥向了司振鸿和司元昊的方向。
   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