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每天差不多都要发生一遍的事,安言显得很淡定。
    “如果还是之前那些话,那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安言近乎有些冷淡地回应安尼斯,想从他身边走过。
    可安尼斯出手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    安言眉头一皱,想要把手抽出来,可安尼斯使了好大劲,安言挣脱不开。
    于是,半强制得安言被安尼斯拉着去了旁边的杂物间。
    这个时间点,威海和塞尔达他们在娱乐室那跑步,柯尔估计又躲在书房里看书。
    安言实在想不到安尼斯会干出些什么事。
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是很信任他们的。即使共处一室,她对他们也不设防,更别说以她的能力她谁都制止不住。
    所以,安尼斯很轻易得就把她拉入黑暗中。
    “你…”
    安尼斯一把把她提起来放在杂物箱上,在她话还没完全出口的瞬间按住她的脑袋重重得吻了上来。
    安尼斯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,一只手扶住她的腰,以强硬的姿势将她禁锢住。
    他的唇包住她的嘴,撬开她的唇瓣和牙床,搅动着她的舌头,重重得吸允她的舌尖。
    安言被吻得晕乎乎的,也不知道反抗,安尼斯吻得重了,似乎咬破了她的舌尖,让她的舌头麻麻的。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开灯,是黑暗的,又很安静,静到能听到两人粗重的鼻息和口齿间啧啧的水声。
    安言的手推着安尼斯的胸口,被迫承受着这个凶残的吻。
    口腔里被搅得天翻地覆的,口里的空气被掠夺得一干二净,在安言觉得她要被吻窒息的时候,安尼斯终于放开她了。
    安言无力得趴在安尼斯怀里,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安言,我快要发疯了。”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能接受的了柯尔,甚至对塞尔达都态度软和了,只有对我,冷言冷语,看都不看我一眼?”
    安尼斯死死抓住安言的胳膊质问她,力道很大,把安言痛得脸都皱在了一起。
    “你放手…抓痛我了!”
    安言试图挣脱他的禁锢,可安尼斯倔得有些冷情冷脸。
    安言脸色也不大好看。
    “所以你想对我做什么呢,杀了我吗?”
    安言的声音有些扭曲的沙哑。
    “你难道要强求我接受你吗?安尼斯,都已经这种时候了,你觉得你做了这些,我们还会有希望吗?”
    安言的话无疑是导火索,安尼斯听得眼都红了。
    “你别说了!”
    安尼斯把安言重重按在柜子上,伸手死死捂住她的嘴巴。
    “我不想这样做的,可是,是你逼我的…”
    安尼斯的声音有些慎人,等安言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被安尼斯一掌拍晕了。
    在最后一刻,安言有些迷糊地想,如果刚才她服个软,会不会就不会这样了。
    可上天终究没有给她这个反悔的机会了。
    黑暗中,安尼斯眼里带上狠绝。
    安尼斯找到了柜子后面的暗门,输入密码后,把安言带了进去。
    他出来把外面的异样处理好后,重新打开暗门进去。
    --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